丝瓜视频app下载搜索结果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法国巴黎

苏默默和伊若水走出戴高乐机场时,法国已是黄昏,夕阳映射下的巴黎更多了几分浪漫的气息!

“哇噻,巴黎不愧是巴黎!好漂亮..”

“好了,若水,先别感叹了!我们先去住的地方!坐了那么长时间的飞机,不累啊!”

苏默默看着一脸兴奋的伊若水,有些无奈,她怎么就那么有活力,反正苏默默是觉得很累了!

“那个,默默啊,学校是帮我安排了住处的,要不我们先去看看?”

学校当然不会给她有什么安排,一切都是安情安排好的,下飞机的时候,伊若水借口去上厕所,换上安情给她准备好的手机和卡,要给安情汇报情况,短信还没发,就噼里啪啦收到一大堆,全是接下来安情要她做的事!

“什么?学校给安排了?是住校?”

“好像不是,我也看不懂,给看看?”

伊若水把地址递给苏默默,苏默默一看,这离自己的学校很近啊!那可是黄金地段,什么学校那么大方?

“默默,知道这里么?”

艳裙女郎有个美好心情

“知道是知道,不过..若水,是什么学校?怎么那么大方?”

苏默默虽然很疑惑,但她也绝想不到这一切会和安情有什么关系,毕竟在苏默默看来,安情和伊若水是没有什么关系的!所以疑惑归疑惑,她也想不出个所以然..

“哦,是这个,法国国立音乐学院!”

“什么?法国国立音乐学院?那可是法国最好的音乐学院!若水,太厉害了!”

苏默默完全被法国国立音乐学院这几个字给怔住了,她虽然不是学音乐的,但她也多少听说过一点关于这个学校,那可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,伊若水竟然以全额奖学金进去,苏默默是真心为好友高兴..

“好啦好啦!我们还是去说的这里吧,不然就天黑了!”

“也是!”

两人打了一辆车,苏默默和司机说了地址,叽里咕噜的,伊若水完全听不懂,反正苏默默知道,她也就不操心了!

来到学校,不,应该说是安情安排的地方,伊若水和苏默默都惊呆了,尤其是苏默默!

那是一套公寓,不是很大,两个卧室,客厅,厨房,卫生间,一应俱全,关键是连家具家电什么的都是配备齐全的,这哪里像是给学生安排的宿舍,简直就是个家..

“若..若水,确定是这里?”

“我..我不知道啊,我..我又看不懂地址!”

苏默默再次确认了地址,确定是这里没有错,两人才开始把自己的行李搬进去,直到收拾完,两人都还云里雾里!

苏默默疑惑怎么安排的这么周全,伊若水则是把安情从头埋怨了一遍,安排的这么好,万一苏默默起疑心,她要怎么解释!

“那个..若水,去报到的时候,要不要还是确认一下啊?”

“嗯..嗯..好!”

“叮咚”..苏默默和伊若水对视了一眼,会是谁?谁知道她们住在这里!

打开门,是两个看上去十分有礼的法国人..苏默默和伊若水愣了一下,伊若水不懂法语,只能苏默默开口问道:“Quiest-ce?”(您是?)

“Bonjour,jesuis..”

……………..。。

苏默默和他们简单的交流之后知道,他们是伊若水学校的校长助理和秘书,来这里就是看望一下伊若水,看看还有没有什么不满意的,要补充的!

他们特别的客气,不像是对学生,倒像是对上司!来人看出苏默默的疑虑,向她解释道,说是伊若水是他们非常欣赏的学生,对她非常重视等等..说了一大堆,苏默默认真的听着,并替伊若水道谢,伊若水一个字也挺不懂,反而显得有些尴尬了..

不过这两人的到来,很大程度上打消了苏默默的疑惑,也让伊若水安下心来,她正愁万一苏默默详细问起来,她要怎么解释呢!这下好了,伊若水再一次的佩服了安情,他怎么就能想的如此周全!

“若水,去学校的时候我陪去,要办一些手续,不会法语,不方便!”

“嗯,当然啦!不过默默,这个..法语难不难学啊?”

“额..还好吧!”

“但愿我能学会啊..”

“会的啦!刚刚他们说先给安排了一年的语言学习,没事的!”

“嗯嗯,那就好,默默,我们休息吧!好累了..”

“嗯,好!”

两个人洗了澡,给家里打了电话就睡了,那么长时间的飞行,确实是很累人的..

“少爷,法国那边的人来报,苏小姐她们已经安排好了,现在已经休息了!”

“嗯”

安情抬头看了看天空,眼神深深,默默,如今这片土地上已经没有了,所幸,我们还能看着同一片蓝天..

安情敛起情绪,回到办公桌前,拿起一份份的文件开始看着,同一个神情,同样的动作,一次又一次的重复着!不知不觉,已经过去了三小时,安情,却还是重复着那些动作,查看,批阅,签字..就像一台机器一般,果然钟祯说的没有错,没有了苏默默的安情,就是一个工作的机器..

终于,安情放下了手中的笔,抚额,有些累了..

“大哥,晚上一起吃饭?”钟祯、季浮笙和流年一起走了进来,说话的是流年,那天他才刚一回来,就被安情压榨,这仇,他可是记着的,非要敲诈安情一笔不可!

安情看了一眼流年,他那点小心思,他会看不出来!身子向后,靠在椅子上,神色慵懒,“去'吗啡'?”

“好好好,就去'吗啡'!”流年有些得意,没想到安情那么爽快,'吗啡'里有的是贵到不行的酒,他一定要好好的宰安情一笔!

流年还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,没有看见安情脸上闪过的那一抹算计,想宰他?下辈子吧!

钟祯和季浮笙看在眼里,相视一笑,小流年惨咯..

“大哥,那我们现在就走吧走吧!”

安情拿过外套,慢条斯理的穿好,率先走了出去,钟祯若有所思的拍拍了流年的肩膀,小子,惨咯!

流年不太理解,却隐隐的有了一种被算计的感觉..

四人来到'吗啡'没多一会,流年就欲哭无泪了,他完全就是挖了个坑给自己跳..

情况是这样的:安情他们来了,经理自然是不敢怠慢的,满满一桌子的美食,'吗啡'虽说是酒吧,但这里的饭菜却也不容小视,面对一桌子的诱惑,流年顿时感到饥肠辘辘,哪知这时候,安情漫不经心的来了一句,“光吃饭多没意思,来玩牌?”

钟祯含笑看了一眼安情,知道他的意思,接着话说:“玩牌是要奖惩分明的!”

季浮笙那天生带有冷意的声音也传来:“奖惩还不简单,赢了的吃饭,输了的..喝酒!”

流年看着他们三个一唱一和,瞬间反应过来,自己被耍了,开什么玩笑,跟他们玩牌,那他不是等着输?钟祯和季浮笙他还能勉勉强强打个平手,而安情.。。那可是心里学高手,看一眼就知道手里的牌了,跟他玩,流年不由抖了抖,他可没有自虐倾向..

“我抗议!”

“抗议无效!”

“小流年,三对一,拿什么抗议..”钟祯一脸的戏虐,惹得流年狠狠的瞪了他一眼!

果然,从开始玩到现在已经半个小时了,流年尽在喝酒了,他就没吃什么东西,空腹喝酒最难受了,流年觉得自己的胃已经要大闹五脏庙了..终于,他受不了了,看他们几个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,只能硬着头皮向安情求饶了!

“大..大哥,我..”

安情当然知道流年的感受,本来也就是个玩笑,自然是不能太过火的!

“年少爷这就受不了了?想耍赖不玩了?”

“..”流年知道自己完全掉进安情的陷阱里了,看着安情一脸欠扁的表情,恨不得把他给撕了,当然只能想想,要真动手,被撕的肯定是他,再说他也不敢啊!只能一脸讨好的看着安情,“嘿嘿,大哥最好了!”

“不想玩了也行,不过可扫了我们的兴致..这样吧,今天,买单!”安情一副做了亏本买卖的语气,眼角却是上扬的!钟祯和季浮笙看着流年吃瘪的表情,忍着一肚子的笑..这叫什么?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!

流年只能应下来,哑巴吃黄连,有苦说不出,本来是他想宰安情的,结果现在自己成羔羊了..。这倒也不是钱的事,只不过图一乐,流年发誓,他再也不打安情的注意了!

钟祯和季浮笙还很“配合”的叫人上了些顶级的白兰地和伏特加,十几万一瓶,还美其名曰,美食就该配美酒!流年看着自己白花花的银子就这么没有了,心那叫一个疼啊,看着他们三个人隐忍着笑意的脸,只能闷闷的吃着菜!心里不停的嘀咕,他惹谁不好,干嘛偏偏惹上安情那个腹黑至极的人,无语问苍天..

头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