樱桃app大全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药水喷在脚踝上凉凉的,言洛希焦躁的情绪慢慢冷静下来,其实就算没有今天晚上的证实,她也已经确定是厉莜然,所以就算她跑了,她所犯下的罪孽也不会消失。

而她现在要做的,不是浪费精力去证实她是不是与岳浩添有关,而是好好想想要怎么复仇。

韩峥喷好了药水,他手指轻轻按在红肿的地方,顺着经络按摩,让肌肤将药吸收进去,他看着言洛希道:“今晚的事情只是一个开始,所以不要想太多。”

“嗯。”

韩峥按了好一会儿,言洛希感觉扭伤的脚踝处正在发热,但是没有刚才那样钻心的疼了,她将脚收回去,“韩峥,谢谢啊。”

客厅里飘散着药味,韩峥站起身来,他道:“面条糊了,我重新去煮,吃完面条我们再回去。”

“好。”

韩峥重新煮了两碗方便面,两人吃完面条,韩峥收拾好厨房,开车送言洛希回去,路上他手机响了,和对方说了几句,他挂断电话,偏头就看见言洛希目不转睛的看着他。

“他们没能将车拦下来,不过入境处那边有消息了,顾明珠上个月离境后,一直没有回来过。我们用排除法也知道,其实顾明珠早就没有嫌疑了。”

言洛希点头,真凶和岳浩添有着不正当关系,每个月都会固定前往他的巢穴,从时间上来说,顾明珠就不可能办到。

她将脑袋靠在椅背上,“韩峥,我们今天晚上过来是不是多此一举?不仅没有看到那个女人的真面目,还惊动了对方。”

阳光青春少女可爱俏皮活力写真

韩峥摇头,“也不能这么说,毕竟有些东西眼见为实,耳听为虚。”

“嗯。”

韩峥看了她一眼,神情柔和下来,“睡一会儿吧,到了我再叫。”

言洛希看着窗外漆黑的天空,这一段路连路灯都没有,“嗯。”

她闭上眼睛,心里乱糟糟的,却怎么都睡不着,确定厉莜然是凶手以后,她的心情多少有点不能平静下来,厉莜然18岁以前,一直生活在厉家大宅,想必薛淑颖对她关怀备至,她到底有多狠的心,才能对曾经关爱过自己的下此毒手?

病房里,厉夜祈躺在病床上,他接到周北打来的电话,“说!”

即使隔着电话线,周北都感觉到男人不佳的心情,他看着前面在路上奔驰的黑色越野,他道:“七爷,刚刚韩峥载着言小姐从郊区别墅离开。”

厉夜祈拧紧眉头,“说什么?”

“他们一个小时前到了郊区别墅,两人独处了一个小时,现在正在回城的路上。”周北后颈的汗毛忽然竖了起来,他连忙道:“七爷,别想歪了,我绝对没有那个意思,因为这中间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。”

厉夜祈胸口怒意翻涌,“周北,是不是皮子发痒了?”

“七爷,冤枉死我了,不管怎么说,总要听我把话说完,再来胡思乱想吧。”周北大喊冤枉。

厉夜祈冷声道:“我没空和开玩笑。”

“嗯嗯,我知道七爷没空和我说笑,言小姐和韩峥进了别墅没多久,有一辆黑色轿车驶进对面的别墅,然后几分钟后,那辆轿车倒出来,匆匆开走了,然后言小姐追了出来。”周北的车停在隐蔽处,所以没有人注意到车里的他。

厉夜祈眯了眯眼睛,“的意思是说,她是冲着那辆车里的人去的?”

“对,不过让人意外的是,开车的人是厉莜然。”车子当时从他的车旁边经过,他看得很清楚,就是厉莜然。

厉夜祈心底一震,万万没想到厉莜然会与那个想要轻薄言洛希的男人有关系,他声音冰冷,“厉莜然怎么会出现在哪里?”

“这就是这件事里最有意思的地方,我们假设厉莜然和那个岳浩添有关的话,那么前两天在酒吧里打算非礼言小姐的事情,会不会就是厉莜然指使的?”周北兴奋的分析道。

这几年七爷完全不过问组织内部的事情,害他一腔热血无处可宣泄,现在终于遇到一件有意思的事情,让他热血沸腾。

厉夜祈总觉得哪里不对劲,厉莜然不可能会自暴自弃与黑社会有所牵扯,可是她在傅璇身边卧底十年,也许她的思想早就被腐蚀。

他按了按眉心,“周北,继续查查,厉莜然和岳浩添有什么关系。”

“我觉得肯定有非同一般的关系,要不然她不会半夜来这边,还经过乔装打扮,也不是开平时的车,可能就是担心会曝露自己的身份。”

厉夜祈寒声道:“凡事都要讲证据,没有证据前不要过早的下结论。”

“七爷,我忽然发现交给我的事情比待办公室有趣了,难怪月岛不想去公司上班。放心吧,我很快就会查出来。”

厉夜祈挂了电话,他眉头皱得快要打结了,言洛希去郊区别墅,是因为那晚差点非礼她的岳浩添,还是为了去堵厉莜然的?

如果是因为厉莜然,那么厉莜然做了什么事,让她费尽心思要去堵她?

他垂眸看着手机,犹豫了一下,他拿起手机拨通电话。

寂静的车厢里突然响起手机铃声,厉莜然吓了一跳,她目不转睛的瞪着不停响的手机,半天不敢去拿起来。

手机响了一会儿,她才拿起手机,看到上面的来电显示,她的心扑通扑通的狂跳起来,厉夜祈怎么会主动给她打电话。

她深吸了口气,努力让自己的情绪平复下来,她平静的开口,“二哥,这么晚了怎么会给我打电话?”

女人的声音很平静,听不出来有任何的异样,厉夜祈拧眉,“现在在哪里?”

“我在A市出差,怎么了?”厉莜然看着前面苍茫的夜色,她刚才没有走大路,而是从小路离开,这会儿正要两市的交接线上。

厉夜祈听见那边很安静,他道:“真的去出差了?”

厉莜然失笑,“对啊,该不会是二哥想我了吧,忘记了,我的酒店马上要开业了,我最近在A市进行这方面的交流学习。”

头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