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蝶直播哪里能下载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厉夜祈眉头紧蹙,“为什么会分开?们那晚并未出现在庆功宴上,以我妈对的喜欢,她是不会放一个人离开。”

言洛希移开视线,看着波涛汹涌的江水,她眼眶逐渐潮湿,语气苍桑而悲凉,“因为某些人的自私,厉总,关于庆功宴那晚的事情,我无法回答。”

厉夜祈倏地握住她的肩膀,逼她正视他,他目光凌厉的盯着她,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为什么不能回答我?”

言洛希眼中泪水涟涟,她微微哽咽住,却不敢看他过于强烈的目光,她吸了口气,平缓内心的委屈与痛苦,“因为真相会让变得不幸。”

五年前,她会在他归来之前匆匆逃离,除了因为她母亲是人贩子首领不能连累他,还有就是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。

一直以来,薛淑颖都将她当成自己的亲生女儿一样疼,就算是在那样危急的关头,她也没有放弃她,用自己的清白捍卫她。

这样伟大的母爱,她自惭形秽。

厉夜祈看着晶莹的眼泪从她脸颊上滚落下来,她的目光看起来很悲伤,是他从未见过的悲伤,他下意识捏紧她的肩膀,“不管真相是什么,我都要知道。”

言洛希闭了闭眼睛,眼泪落得更急,她偏头看向别处,哽咽道:“我不会说,也不知道该怎么启齿。”

如果她会说,五年前就不会逃避。

厉夜祈攥住她肩膀的手逐渐松开,从她的态度上来看,五年前庆功宴那晚确实发生了不少事情,他拿出一根烟来点燃,倚在护栏上徐徐抽了起来。

Flower与美女

烟雾很快被江风吹散,他微眯起双眼,盯着身前的女人,“不管五年前发生了什么事,我都会查出来,到那时我希望不要再对我有任何隐瞒。”

言洛希垂在身侧的手紧握成拳,她知道,一旦他开始怀疑了,那么离真相就不远了,只是那个时候,他能够承受被至亲的人背叛的痛苦吗?

“好。”

厉夜祈很快抽完一根烟,他将烟蒂扔进滚滚逝去的江水中,眨眼便没了踪影,他目光紧锁着言洛希的侧脸,“还有一个问题,当年离开我,是不是因为那晚发生的事情?”

言洛希心头一震,随即又像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狠狠拧了一下,又酸又疼,她目光缥缈的看着江水,“不全是。”

“还有什么原因?”

言洛希转头望着他,目光深深的,教厉夜祈看不懂那里面流动的光芒,她道:“厉夜祈,我一直没有和说,和在一起太累了,除了家族之间的仇恨,还有我们各自的悬殊,我感觉我拼命追着跑,但是不管我怎么拼命,我始终都被们远远的甩在身后,难以与并肩而行,所以我放弃了。”

厉夜祈胸口猛地往上一提,一股气流在心口冲撞,令他的心绞痛起来,比起她之前说过的所有伤人的话,此刻说的话才真的让他的心像被针扎一样。

“言洛希,难道没有发现,我从来没有远去,我一直在身后,等着回头看一眼?”走远的人是她,她却责怪他走得太快。

他们之间对彼此到底有多大的误解?

他一次次妥协,一次次的等着她回到他身边,而她从未回头,固执的往前走,哪怕她的前方早已经没有他。

言洛希凄然的移开目光,“或许我们的悲剧,是来源于我们彼此的不信任,而现在说这些都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。”

厉夜祈上前一步,捏住她的下巴将她转过来,低头猛地吻上她,言洛希一愣,随即开始用力挣扎起来,她瞪着他,他到底在做什么?

厉夜祈一手揽着她的腰,一手牢牢扣住她的下巴,不让她躲闪,他吻得很用力,唇与唇之间摩擦着,两人都尝到了血腥味儿。

言洛希拼命挣扎,奈何怎么也挣脱不得,渐渐的,她放弃了挣扎,双手缓缓揪住他的衬衣,厉夜祈像是被她鼓舞了一般,他的吻温柔下来,舌尖轻挑开她的齿关,相濡以沫。

言洛希妥协了,她情不自禁的回吻他,直到两人都呼吸困难,厉夜祈才放开她,他垂眸看着她迷蒙的目光,手指轻轻触碰着她红肿的唇。

男人粗哑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,“言洛希,我们之间还没有结束,等我从加拿大回来,我要回到我身边,无论用任何方式。”

言洛希的心止不住的颤抖,她抬头望着他,他的目光坚定而刚毅,那是绝不容她逃避的神色,她抓住厉夜祈的手腕,“厉夜祈……”

厉夜祈调整了一下呼吸,他道:“走吧,我先送回去。”

说完,他反握住她的手,不让她把剩下的话说完,他几次三番放下骄傲放下自尊来迁就她,他绝对不想从她口中听到他不想听到的话。

言洛希被他牵着下了观景台,阳光越来越刺眼,她抬头望着男人挺拔高大的背影,她目光微黯,为什么在她面前,他总是没有原则?

来到车身旁,言洛希被他塞进副驾驶座,他很快上了车,看她呆呆的坐着,也没有系安全带,他倾身过去,言洛希条件反射的往后缩了缩,警惕的盯着他,“、干嘛?”

“给系安全带,不然我能干嘛?”厉夜祈没好气道,他一手按在她的座椅旁,一手去拉安全带,言洛希恍然,脸颊顿时涨得通红,也伸手去拉安全带。

“我自己来。”

结果一抬手,就握住了男人温热的大手,她像触电一般缩了回来。

厉夜祈目光一紧,他不动声色的给她系好安全带,看着那两片近在咫尺的红唇,瑰丽的色泽引诱着他深陷其中。

他舔了舔唇,喉结翻滚了几下,最终还是克制住心底的渴望,退回原位,发动车子,“言洛希,这几天不准不接我的电话,等我回来。”

言洛希双手交握放在膝盖上,她道:“是我们公司的投资人,我怎么敢不接的电话?”

厉夜祈眯了眯眼睛,偏头看着她,忽然猝不及防的伸手将她拽过来,以吻封缄。

头像